好酒好夜须长歌,一朝梦醒复蹉跎。
鹤楼晚矣仙人去,我负人间二百年。
【陈烙&余烬】
【燃尽岁月之火。】

双亲家庭 感到言友嘉的靠近时,褚云亭和言胜春就立即分开了。两人都从对方的眼睛里看到了费解,很显然,这个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的吻为什么要发生,谁也说不清楚。 言一鹤带走言友嘉后,沉默在两人间停留了一会儿。言胜春首先反应过来,他向着身后退了一步,才发现褚云亭的手还虚虚揽着他。于是褚云亭也如梦方醒,把手收回来,低头看它时,那张看似平静的脸上莫名透出一种恨铁不成钢的意味。 言胜春有些好笑。 “人之常情。” 他宽慰道。 褚云亭很想问哪门子的人之常情能让两个人探讨着探讨着早饭就在厨房里亲起来,还是在成山的事端还没解决的时候。但是他没有问,因为他在全身心克制自己的反应。男性不动声色地瞥了一... 2018-12-11
双亲家庭 大约是今晚事情太多,潜意识里想知道事情的全部真相,又或者因为其他什么原因,总而言之,言友嘉终于把整段家庭连续剧梦完了。 主设计师站在棺前,说:“不会死的。” 被锁在棺里的少年言一鹤拼命挣扎。 主设计师:“鹤一,信我,不会死的。” 言一鹤在棺中大吼:“我到底什么病会不会活你还不知道吗?岁之迢?” 主设计师闭了闭眼。 过了一会,言一鹤停下挣扎,笑了。 “我知道了。”他说,“我知道了,岁老师。” “你看,你这句不会死都不是对我说的。你要骗你自己,谁都拦不住你;你这么自私,只是不希望我受尽病痛折磨死在你面前;你不想救我,你想让我‘安乐死’。” 言友... 2018-12-08 1
2018-12-07
2018-12-07
2018-12-07
2018-12-07
2018-12-07
2018-12-07
双亲家庭 言胜春在言一鹤处批了文件,风尘仆仆地回来,一身凉意。他怕扰了小姑娘,决定先进卧室洗个澡。 客厅卧室都无人,褚云亭大约是走了。言胜春摩挲了一下手指,想着两人间的关系要想改善,大约还有的磨,只得叹了口气,拧开热水器。近两年热水器基本都搭载了智能,言胜春却不大喜欢,小满之前就给言友嘉换过新的,自己还是火灵石供热的款。 花洒持续不断地洒出一片水花,落在浴缸的水面上。言胜春闭目,只靠感知去“看”溅起的水花。这是他思考和放空时的习惯,至于具体什么时候养成的,倒也说不清了,不过热水的的确确是种能让人放松的东西,温热的一片蒸汽里,什么都想的多一点。 言一鹤的提醒还在耳畔。 现世人大多把... 2018-12-07
双亲家庭 言胜春是在睡前被一个电话叫走的。 他匆匆赶到实验室,看见言一鹤吊儿郎当地倒在椅上,似笑非笑,盯着小玻璃方块目不转睛。 他随手将柠檬茶放在桌上,言一鹤不客气地拿起来喝了一口,脸马上皱了起来。他还算好些,一副苦相地把东西咽了下去,才问:“你怎么喜欢这种东西?” “提神。”言胜春黑着脸道,“平时这个点早就睡下了。” 言一鹤乐了:“骗谁呢你,上个月还写计划批文件熬到一点,这个月就能洗心革面?” 他把钢笔抛了抛,拿在手里,用笔端去点那盒子。复杂的微型仪器遍布周围,中间连着的是一颗小小的大脑。 “缸中脑。” 他低头端详几乎一动不动的粉白色组织。 “怎么样?”... 2018-12-07
双亲家庭 言友嘉回家上床躺了五分钟,感觉到小腹宛如压了个铜锤。小姑娘再也不敢皮了,小心翼翼穿好绒拖鞋,捏着卫生巾下床去,坐在淋浴间旁痛得一边眉毛都要挑起来。朦朦胧胧里听见爹和疑似的娘一人一句,聊得慢条斯理,却也听不大清是什么内容。她面不改色地开了瓶元胡止痛丹,黄丹衣里裹着味道鬼畜的丹药,好在见效奇快,两分钟下去痛感就钝得多了。她又废了几分钟用温水把自己打理干净,才没事儿人一样走出去。正巧看见言胜春和褚云亭一时无话,两人各自不看对方脸地面对着做,像俩闹别扭的小学生。她的手指轻敲了敲旁边的墙板,咳了一声。两人见鬼一样回头看过来,言友嘉只好耸耸肩问他们吃不吃饭。安静的两人立马成了三人,拿起筷子默默地各自夹菜。... 2018-12-07
双亲家庭 大暑时师傅终于舍得放了假。言胜春一百个不放心,开车来接言友嘉回家,奈何舟车限号,他的车出不了门。言友嘉跟他视频时听见言一鹤快活地提议来接自己,被言胜春一句外地牌号只有周末能进堵了回去,噎的直有瞪眼的份。言友嘉跟着笑了两声,被言胜春不咸不淡地瞥了一眼,顿时讪讪地收了声,讨好地冲爹笑笑。到七点半放学,来的却还是言一鹤了。他心事重重地拉开车门,装模作样说“请”,言友嘉有点失落地上了车,立刻躺在后座里,蜷着腿翻起手机。新闻头条和首页都被一片黑白占据,十个同学里有九个转了那条消息。照片里的人选的是中年时研究的照片,蹙着眉,风度比言友嘉见到的那个老人更胜。她就想,主设计师梦里口里logo里的那个学生,到底... 2018-12-07
双亲家庭 言一鹤和言胜春都是从这首诗里抽的。“自古逢秋悲寂寥,我言秋日胜春朝。晴空一鹤排云上,便引诗情到碧霄。” 玉养人。言胜春到的时候天还早,没中午日头那么高,难免有些冷。他歪歪斜斜地披了件不知道谁的大号研究服,手里攥着东西就来了。言一鹤站在言友嘉视角的前方,她就顺水推舟,操控着自己站在言一鹤身旁,看见言胜春疲倦地冲打了个招呼,伸手把褐色的绳子放开,晃了晃那挂坠给言一鹤看。言一鹤摊开掌心,冰凉的感觉浸进手纹里。褐色的绳蛇一样垂落下来,他拿着坠饰看了一眼,发现那是块玉。一块好玉,一块言友嘉认识的好玉,言一鹤也认识。水头成色都属上等,颜色润白。言胜春进修仙管理部门时部门某分部刚发现了个玉矿,虽说到底... 2018-12-07
双亲家庭 言友嘉睁开眼时还有点迷糊,等她睁开眼的时候就这点迷糊劲就没了,只剩下惊吓。她面前是碧蓝如洗的天空,杏色的晚霞像一匹上好的绸缎,天的一个角乌云密布,在晚霞中镶着壮丽的金边。漂亮是漂亮。可惜天生恐高的言友嘉差点一个脚软当场厥过去。她头晕了半天才慢慢回复神志,也不敢看下面,视线一挪,恰恰看见一个女人托着她的尸体。——不,应该说,那是个男人。他穿着修界传统的那种白色长裙,灰白的长发扎成了利落的马尾。言友嘉看着他的这会,他脸上属于女性的伪装正在退却,粉白的轮廓一层层剥离,只剩下男性锋利的棱角。她听见那个男人面沉如水地凝视前方,喊出了她爸的名字。“言胜春。”言友嘉没怎么反应过来地慢半拍转过头去,和她的爹撞... 2018-12-07
双亲家庭 不知道会写多少字的短篇。科技修真设定,不知道奇幻还是玄幻,剧本其实也不完全是家庭伦理剧本,后续会说明。脑洞很大,可能会有圆不上来的时候,有bug欢迎提醒。大局已定,言胜春被日无误,副cp言一鹤是攻。可能会有性暗示或描写,注意防范。 言友嘉伸了伸自己的手。又低头按了按自己的胸。属于未发育的女孩的胸`部平坦得能来一场碰碰车,天底下最可爱也最傻的亲亲爸爸根本不知道她有多希望自己的这个部分立马吹起来。她光着脚跳下床,踏踏地冲到镜子旁,房间很黑,她看不清自己是什么样子,但她看得到自己的身高。她几乎是跳过去拉开了窗帘。当她跳回镜子旁时,她看到了一张孩子的惊恐的脸,她的短发还是那种色素稀缺的介于金褐和... 2018-12-07
秦非赞同。 他想到几次被拉进梦境看到的那个相处场景,陈家兄妹短暂的相处。 然后是萨尔斯莱曼那段鲜为人知的故事,两个不同时间段的自我相爱,然后分离。 海瑟的眼泪,邢正秋沾染怒火的眼睛,比阿特丽斯的死。 他停了停,若有所思地说:“我好像开始懂那句话了——爱为何物?” 爱为何物? 他抬起头,看了一眼凌冽,用一种感情充沛的语气说:“爱是我心。” 凌冽忍无可忍地一枕头盖在了他脸上。 “不,你不懂。” “我懂。” “你不懂。” “找比阿特丽斯。不要打扰我。” “……谁辛辛苦苦为你隐藏身份给你提供捏脸模板把你养育大?” “起床。”... 2018-12-05 1
设定上秦非没毛病,毕竟讲道理他就是这样的人。剧情进度推到第四个世界了,此人也才刚勉勉强强算半个人,亲情一开始就懂,友情基本不懂,伴侣间的爱半懂不懂。然而从剧情来看,他不仅是大猪蹄子,还是专门霍霍小姑娘大猪蹄子。专注推剧情介绍人设的小周先不管,海瑟倒是没毛病,基本不脱离,liz的剧情就已经开始崩的一塌糊涂,上本在老陈那儿liz就写的不好,写到邢正秋,彻底开始扯淡。本来拯救世界逃离象牙塔都是邢孟夏的活儿,故事重点是路海航和秦非的理念之争,想引的是秦非那句“我未见苦海怎敢言慈航”,活生生跑偏成送老婆走还自己嗝屁了一发,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连得到挺好,几个故事串下来就不对味儿了。秦非活生生一芳... 2018-11-29
象牙之塔 1 男权至上 学者塔当然不是指一幢塔。包括生活区实验区教学区医疗区等一系列建筑和公共设施让它显得像个小型城市,而它和城市唯一的区别只在于,你能在街道上看到的,都是男人。 穿着白色外套和黑色长裤的人类男性,几乎在学者塔担任一切职责。负责加油的,是男性,负责售货的,是男性,负责研究的,是男性。每天早上起来结队晨跑的是男性,从最高的塔楼里陆续下班回家的是男性,SUV的窗户打开了,探出头的是男性,游泳馆和健身房开了,进去的也是男性。 这当然不是什么女性天堂,也不是男人国。 之所以全是男性,是因为你,以及你所代表的拥有类似性征的全部个体,都永远只在两个地方活动。 该抬起头了,小姐。女性的活动时... 2018-11-29 4
永生花 是填了泰莎星人翻唱的亲吻离去的小夜子 再没比这更糟的事了 当意识到你正悄然地离开我 炽热胸膛传来的余火 只好各自假装从来未发生过 恒星燃烧剩下的灰烬 云层中漂浮游动着的鲸群 永恒静谧的相对夏日 感到了仅存于此的温度吗 被灼伤的我 再慢一点 慢一点 再走近一点 不要 不要 不要先离开 多甜蜜 比痛苦更甜蜜 然后变成苦涩的鲜花 所以再 慢些 慢些 再走近一点 感到了仅存的温度吗 至少在与你分离前 再没比这更糟的事了 当意识到你正悄然离开我 炽热胸膛剩下的粉末 只好各自假装从未发生过 太阳燃烧剩下的火星 云层中漂浮游动着的鲸群 永恒静谧的相对夏日 感到了... 2018-11-26 1
想和喜欢的人去很多地方,最想去的是哥本哈根,然后是那不勒斯,当然还有巴黎。不用担心会不会不喜欢,那是足以让人喜欢的地方。想租一个小公寓。想去人鱼雕像下徘徊一秒,到研究所去转一转,甚至他长眠的公墓,或者午夜巴黎里那片回旋反复的街道,父与子里的那不勒斯博物馆也好。可以从一处游荡到另一处,清晨一直到黄昏。 光是想想,就已经觉得很美好了。 2018-11-21 1
给sgz的书单 1.《行星全书》 一本画册。 这本是我完全舍不得看的一本书,因为虽然又厚又沉,但是全是图很不耐看,磨磨蹭蹭拖了一周终于读完了。这本书和你上次推荐的小说稗类一样,也是借来的,不过看完我觉得,二百五十八块钱买本行星全书真的不亏…… 因为没什么字,只有对图片的介绍,所以也就不写书评了,但是这个真的超棒啊!!我一人血书安利!!!土星和太阳的高清写真照问你怕不怕!!我一人血书求你读一下!!! 相关推荐:《地球与太空》《从粒子到宇宙》《太空全书》 2.《丘吉尔论民主国家》 爆肝读完了这个系列的第一部。 丘吉尔的文章确实文如其人,翻译也十分精妙,很工巧地展现了作者文笔间的张力,全书充斥着作者西式的... 2018-11-16
方静鸥穿着我的裙子。我的毛衣。我的外套。我开始怀疑她是不是穿着我的内裤。并不。我没有那么怀疑。因为码不一样她根本穿不上。方静鸥靠在我的膝盖上。淡棕色的头发扎成一束,很英气的感觉。她不是小女孩的样子了。她不是永远的八岁九岁十岁或者形销骨立的十五岁,是十八岁。和我一样……新鲜美丽。这可真不让人习惯。方静鸥玩着我的头发。把它打了个结。方静鸥变出一串艳色的一串红,将花茎放在嘴里吸吮。她的嘴唇也是没有什么血色的样子,唇色很深,这点和我一样。心脏问题会让嘴唇和指甲发青发紫,小时候我常和她互涂但粉色的指甲油,那可以遮... 2018-11-15 1
一个故事 林昭平二十几岁奖项论文专利一堆,秦非还不知道这姑娘未来会遭遇什么,看见资料念叨了一句“玛丽苏小天才啊”,麻溜跳进裂缝找人去。 三天后在苹果树下老头老太太中年人烧了一堆篝火,林昭平穿一湖绿长裙,坐在火边美的格格不入。同事和恩师起哄让表演节目,林昭平面不改色上去提着裙子瞎几把跳了两圈,一回头众人纷纷鼓掌,后头小青年靠着树站的板直,活脱脱一个钢管直男,林昭平好胜心上来,扬起眉毛问,我厉不厉害? 秦非点头。 出了强暴的事,林昭平实验室也去不了一心琢磨着搞死自称真心爱慕的人渣和煽动谣言的傻逼,秦非没拦住,成功前的最后一刻才被强行逼停。林昭平说,别阻拦我。我已经变了。秦非说,没有。都在等你,回来吧。... 2018-11-15 3
亲爱的阿尔勒: 我和萨尔大吵了一架。 或者说,我的脑子和我的手大吵了一架。 我的老天爷啊。 好吧,我并不是说我得被送进精神病院什么的——你知道精神病院吗?我从来没在你们那里看到这个。反正,当我试图改掉萨尔的结局时,我发了一会儿呆,当我清醒过来时,我发现我打出了三行带有精准的双引号的嘲讽,有关我的措辞我的剧情我的流畅度。于是我以此为开头,和想象中的萨尔丝毫不温文尔雅地吵了一架。 不得不说,那真是令人快活。 我像个怨妇一样哭哭啼啼地指责老师有多么关注李闻道而不在意我,“萨尔”指出我是个成年人并毫不留情地反问“这和你故事写的差有关系吗”,我很快败下阵来,开始用我能知道的所有词来咒骂他的... 2018-11-13 2
亲爱的阿尔勒: 我和萨大吵了一架。 哦不,等一下,给我点时间,我要稍等一会儿去完成它。我得走了。等会见,阿尔勒。 2018-11-13
李闻道小朋友和我说了件很有意思的事。今天有个家长来找老师,问他怎么好意思公然支持同性恋,并请他为杏时(老师自己的女儿)和他所带的其他学生的前途想一想。老师问,您支持吗?家长愣了一下,说,能理解,完全理解,但我不希望有人公开宣传自己支持这个,更不希望这样的事发生在我身边的人身上。这也是目前不少人的想法。无可厚非。两方都很温和。家长的态度让我这个局外人听来都无话可说,所以老师最后没说同意,也没说不同意,只笑道,您是很传统的人吗?家长愣了愣,答道,我自认为一直很跟得上时代。老师就说,那正巧,我们这些年轻人,就不要和对什么事都要有点意见的老古董见识了。家长默了两秒,就也笑了一笑。他招呼道,昊昊,下周还... 2018-11-10 2
直至余生 “李闻道?” 我犹豫了两秒,再想出更友善的措辞之前,对面已经很快地有了回复。 “——呃,师姐好?不对,四姐好?” 我有点想笑了。 “隋老头儿……咳咳咳隋老师让我找你谈心。”他说,“我没走过流程,到底是个啥操作啊?” “没啥操作。”我乐了,“就随便聊聊啊——老师没和你说?” “他只说让我找你。” “行吧。”我说,“那我先开始了:我有点好奇,你这名字是谁给你起的?” 朝闻道夕死可矣,能看出来是个文化人。 对面沉默了两秒。 “你妈?” 我问。 “你爹?” “…………” 李闻道以一种憋屈的口气说:“算命的。” 我一个没忍住笑出了声,忙咳嗽了几声掩饰尴尬。 “挺好的。”... 2018-11-08 5 2
TOP

© 陈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