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酒好夜须长歌,一朝梦醒复蹉跎。
鹤楼晚矣仙人去,我负人间二百年。
【陈烙&余烬】
【燃尽岁月之火。】

蜜蜂与玫瑰 比阿特丽斯其实不是很清楚为什么一到晚上头顶就会出现这么多闪亮亮的东西,正如她不懂爸爸为什么今晚要带她一起躺在这个方形的土坑里。潮湿的土壤弄脏了爸爸傍晚时才帮她换上的最喜欢的裙子,它天鹅绒的红边被弄的脏污一团。比阿特丽斯可不是那种不爱惜干净的乡下孩子,她就连用炭笔画画时都要细细地围上围裙。爸爸的眼睛似乎又比昨天红了一点。他的眼睛从一个月前就开始向内凹陷,现在他的样子就好像图画书上的骷髅,声音也不像原来一样好听。不过没关系啦——比阿特丽斯自己也是这样。爸爸说,这是她长大必须要经过的阶段,等熬过这段时间,她会变得更漂亮,更有活力,也不会像以前一样常常生病:虽然比阿特丽斯不清楚,为什么爸爸是和自己一起... 2018-10-08 4
象牙塔 [ll同人] T2轻快地笑了起来。祂的形貌像平底锅里的黄油一样融化成一滩粗略的液体,液体落在地上,变成一滩恼人的水渍。这水渍又突然立了起来,Taylor的脸上五官挪移,颜色改变,变成平胸版本的arika,变成alex变成Adams变成wynn变成你自己,最终停留在红发的女孩上。“宇航员,女巫,警探……”祂说。“你还没意识到你是什么吗,player?”你为他话中出现的名词大惑不解,面上只是冷淡地看着那人造神明身上分离出来的一部分。祂的眼睛仍然是忽明忽暗的鲜绿色,好似一湖生着脏藻的死水摇曳着荧绿的波光。没有得到回应,于是他笑得更快活了。“你知道Taylor是个女孩名吗?”他问。“正确写法也许是tyler,或者tylor... 2018-09-28 10
假装开心了一下午其实还是一点也不开心晚上打电话哭着说我想她想的要死了肝胆欲裂三年了我太痛了我真的受不了了我要一辈子这么活下去我和方静鸥一样和那个墓碑里的小小的年轻的生命一样已经死了可我新鲜地活着和我的愧疚感一起水灌满了我一直到我的头顶腐烂的脏器化成血和粪水徘徊在我的肚腹里我新鲜地活着不她的梦新鲜地活着我是个影子我想着她恨我不然为什么要折磨我她的每个碎片都日渐美丽和清晰我比任何人都要想念你你活着的时候你死了的时候我比任何人都更嫉妒你但我不敢说我不想说我要憋死了但我不敢说方静鸥方静鸥方静鸥方静鸥我恨你方静鸥 2018-09-28 2
真三年了。时间好快。我想不到。唔,其实从一五年的九月二十八日我就开始长到不能管她叫“姐姐”的年龄了。然后呢,以后有一天,我们一起走的时间会逐渐开始少于我独自在这里的时间。一小时,一天,一年,两年,三年。中秋将近,月圆人团圆。还是要谢谢你。活在我少年时代,形与影保鲜着我童年的吉光片羽,永远可爱,永远抱有期待,永远年轻。 2018-09-21
双亲家庭里的一小段情感转折 言胜春站在那里。言友嘉和褚云亭的姿势颇为搞笑,两人各自蜷缩在床的一边,言友嘉抱着新买的毛绒玩具睡的正香,一只脚伸在外面。褚云亭的双腿倒是都收在被子里,却伸了一只手。言胜春摇摇头,伸手抓了言友嘉的脚腕塞回被子里,又绕过半个床去看褚云亭。他看了那只冷白的手一分钟,伸出自己的手,搭上了褚云亭的手腕。夜里温度不高,入秋后甚至有些冷。没了绒被的包裹,言胜春好像抓住了一团春雪,春雪又在他手里化成一捧融融的水,顺着手上的脉搏流入心里那个敞开的口子。填满它,又不遮掩它。言胜春抬起自己的手,好像看着什么罕见的东西。他用力握了握,松开时,觉得长久空茫的一小片好像突然揣进了微茫而伟大的一点光亮,于是光从门射进来,从... 2018-09-21
象牙塔[lifeline] 就我个人而言觉得很重要的一章。完结了会做电梯。 那男孩终于还留在了这里。不过这大概也是没办法的事,毕竟浩大飞船,他无处可去。只是少了一个冬眠舱,你们商议后,决定安排他在值班者空着的冬眠舱休息。你们很快各自进入了冬眠舱,Taylor是第一班,他将你送进舱室时一直很不安,那男孩撑起半个身子看着他,问:“不然我来?”Taylor边摇头边耸肩,那样子很是搞笑,你笑得差点呛进一口营养液,好在Taylor眼疾手快地把你捞起来,你枕着年轻男孩的胳膊深呼吸了几分钟,突然听见一声格外响亮的口哨。你:……你一头栽进了水里,假装看不见Taylor爆红的脸。管他是谁呢,随他去吧。 你做了个瑰丽的梦。说不清是什么颜... 2018-09-15 8 3
象牙塔番外篇:一个并不会出现的结局 鹤楼晚矣仙人去,我负人间四百年。 你坐在那里,静待冬眠舱缓缓打开。第二个太阳,第二个梦,第二种无限的宏达的美丽的可能。暴风在那个你曾以为是“木卫二”的星球旋转,在那天空的风团之下,是绿树如茵的新家园。银河系,浩瀚天穹,也不过是纳尼亚凯亚的一个角,一片碎片。地球是那碎片里的一个原子,人是原子里更神秘也更幽微的东西。四百年,是地球的一眨眼,是宇宙自身几乎察觉不到的一段时间。你有点好笑,又有点想哭。于是你探出手。Taylor金色的短发在你的手指间滑腻地溜过,留下营养液的水痕。那颜色像太阳,像你从出生起就无缘得见的故乡的麦浪。但无论如何。你俯下身,把额头贴着他的额头。无论如何。你满足地想。你终于等到... 2018-09-13 6
象牙塔[lifeline同人] @杯猫 很长的一章。 上飞船的第三个小时,你们通过无线电波收听到了暴跳如雷的学者塔追捕宣言。然而由于穷的原因,学者塔并不能掏钱发射个定向爆破什么的。——哪怕在飞船上他们花了大部分的人力物力。你瞥了一眼一直挂着迷之微笑重复播放象牙塔严正谴责的T2,又看了一眼拿着模拟爆米花口味的神经贴片的诸位,顿时觉得有些头疼。飞船上好就好在什么都有,学者塔为了彰显大方真是什么都往外送,种子日用除了研究资料什么都有不少,不过都很廉价就是了。总之这大大便宜了你们的行动,负责采购的Wynn只要自己掏钱加点私货送进去,偶尔暗示主负责人个提议,就能搞到足够你们撑到最后的物资。你叹了口气。很快这种热闹的景象就会结束,你们... 2018-09-05 16 14
[lifeline]象牙塔 写到第三章了。之前去更双亲家庭那篇了,抱歉抱歉。 午夜三点是人意志力最薄弱的时候。贴片贴在睡眠仓的感应点上。摄像头循环播放昨日的正常场景。手指缠上透明胶带,然后是头套,制式短袜。你选择从楼梯上走下去,小心不要碰到任何尖锐的棱角,二十五层离你有两条回廊和十层楼的距离。几乎所有男性们已经从象牙塔下班回到住宿区,你只需要小心那些女守卫和仅存的男性负责人。转角,门,走廊尽头,楼梯上下,每一个地方都可能有他们的影子。Arika从二十七层楼梯间的通风口里挂了下来,摊开掌心,短暂地笑了一下。“劳驾,带棉条了吗?”你面不改色地从胸口摸出两个扔给她。Arika面不改色地背对着你把它塞进去。生死关头计较个屁。莎... 2018-09-02 6
【lifeline同人】象牙塔 @他们是世界的珍宝 有关于你的部分。因为原作没有特别申明T2的性格定位所以我就随便处理了一下。希望不要被打死。 三月二十六日下午九时四十五分,白塔二十五层A区325室。编号161201250518,人类女性,对AI的最后界面进行调试。“T2,”你说,“晚上好。”一道细小的鲜绿色光束从投影钟里发射出来,无数细小的水粒子悬浮在空中。用来使光束显色的水小小地喷射了两下,炸开成几朵绿色的烟花,属于Taylor的脸开始成形,投影没有Taylor一样金色的短发和碧蓝如洗的虹膜,它的全身都呈现一种鲜绿的色彩,与此同时,因为水对白炽灯的色散作用,“Taylor”的脸上还蒙着一层奇异的光辉。祂快活地笑了一下,... 2018-08-28 10 3
“那是在……在那里。你知道。小岛阳光,我的小姑娘。在六月,我们骑着摩托快艇在边上兜个圈。她……像太阳一下。她太傻了。太好骗了。”“我不可能再去找她了,我快死的时候天天都想见她,在舱里泡着的时候我在玻璃界面上写她的名字,神志不清肚子上破了个口子的时候我摸着她的照片,我再也没见过他,死了也没有。我想见她我想看看她我想吻她想抱抱她你们他妈的根本不知道我们他妈的有多少本该发生却从来没有发生的事你他妈根本不知道我有多想她我想她想的肠穿肚烂肝胆俱裂可我觉得我要死了的时候我想着她我想活我想再看一眼哪怕我知道我们再也不可能了她死了我也快死了——”“苦啊。陈锐。”“太苦了。” 2018-08-26 1
【lifeline同人】象牙塔 象牙塔这个设定不是很清楚,是我以前自己写的世界观,这次的点梗可能都会围绕着这个世界观设定来,但我不是很清楚你们更喜欢全程一个player还是多player的不同视角,所以看完请留言,我好进行第二章的写作。如果你们不喜欢这个设定,我会把计划改成各自独立不同梗的短篇。开头试阅,谁的点梗都没写。 @狐耳红纹白面具 @白月半想去黑洞🌦️🌠 @他们是世界的珍宝 @杯猫 @珠帘暮卷西山雨 你的故事里有个神话设定。大概讲的是他们那世界里头有一神,是个铁匠,铁匠有天走到海边儿上,闲的蛋疼,思考了一下,决定用水,沙子和光造个新生物。叫什么好呢?... 2018-08-26 11 11
点梗 趁着暑尽前再点一波梗。这次是说一句话,话后请标明cp。甜虐不定,后果自负:D 2018-08-16 3 11
随笔 下雨了。南方的雨势头总要猛一点,有了山风,又要斜一点,噼噼啪啪,落在窗户上,用不上翻窗,只肖得把窗户关上,冰冷的水痕就已经落了一玻璃板。前两日还在北方,和小陈烙聊到当时的桃儿,当时的夏末,北方的天气在夏天里是很少雨的,一年干上十几日或是几十日,然后花花来一场雨,就算到了秋天。天气一下子冷起来,雨成了连绵不绝的常事,暖气未到,有的用黄澄澄的电炉,有的用暖风机,雨打到外头复合板上,小雨成了中雨,中雨成了大雨。然后就有许多事出来,在室里干什么都是好的,学跳慢三也好,分茶也好,说话也好,甚至玩着手机挤在一起看电视也好。一下雨万事都是好的,有个人一块儿在,哪怕不下雨也都是好的。没回江南说梦里江南,回了江... 2018-08-12 4
“石林也就是风蚀柱,理论上来说,成为石林,也就意味着即将消失和倒塌。当然,值得注意的是石林里所有倒塌的石块都朝着同一个方向。”“这是某种神奇的力量?对什么的敬仰?”言胜春用一种当他深刻怀疑某位弟子神志是否正常时才会表露的眼神看了言一鹤一眼。另一个不着痕迹地笑了一下,使用某种介于调笑和认真的语气说:“解解惑吧?”“……山风。”言胜春打量了他了半秒,答道。“我真怀疑你没有浪漫细胞。……说真的,春子,褚云亭是怎么受得了你的?”“他不会问这种蠢问题。” 2018-08-01 2
亲爱的阿尔勒: 昨晚Rita给我们带来了一桶适合女士们喝的甜酒,所有人都兑着雪碧喝下了至少三百毫升这样的甜酒。真是好货色,口感馥郁,但不醉人,反而很爽口。然而,放纵自己的代价是,第二天早上我们不得不早起散步到七里外以消耗过剩的热量。好在路上的景色非常值得一提,行道树是茵绿的垂柳,灌木挤挤挨挨地凑在道路两侧。绝妙的是那些可爱的石榴树,每隔一段路就会出现几株,开着淡红绸子似的花朵,几乎从根部起开始分叉,长成美妙的一蓬。我们顺着这样的路走了一个小时,又顺着另一条毗河的小径返回,水面上的凉风持续不断地从河中央吹过来,凉爽极了。回来的路上,每个人各自买了一瓶冰水慢慢地喝着,最后挨个挤进大门,一屁股坐进柔软的靠椅里,真是... 2018-08-01 1
人生在世,只图快活。不快活的,来或是往,都没什么意思。不要像我,三年了,方觉没有她,繁花似锦烈火烹油啊,这些都没什么意思。你要更看重她一点。合拍舒服的人,很难。哪怕只是一段时间。我这三年男朋友也有,女朋友也有,处处只觉得没有什么意思。不是性格太火,就是不够有深度,又或者太独。说来说去,就是三个字,不像她。死者就加了滤镜,万事皆好。我常想她,大概是比寻常人更倒霉些,我永远不可能再说了,成年了以后,也不敢提喜欢她了。她留在十五岁,我再提喜欢她,那是恋童。你对象听来人很好的,要多顾她一点。啊,抱歉,我说多了。 2018-07-28 1
昨晚的孩子已经安全到家 2018-07-27
我认识的一小孩离家出走了,刚刚给我打电话。坐标陕西宝鸡,她家以前在红旗路附近,现在不知道走到哪儿了,情绪很激动。只带了手机和颜料,手机号18291757393,qq2095813602.刚发短信已确定是老年机,只能电话联系。求附近互相转告。长久不见面已经不记得长相,应该还是短发。女性。十五岁左右。求附近相互转告。拜托。 2018-07-26 1
言一鹤的手指在黑胶上摸了摸。“别想了。”像看出言友嘉的想法,他冷不丁说。“我就是歧泽。vst的主设计师是我老师。”恰好是红灯,他就顺势停了车,松开一只手摸了摸下巴。“老古板是个挺有意思的人。那会他才二十多岁吧,叫人喜欢叫字,不知道什么毛病。”言友嘉听见他低声骂沙雕。“他画画好看。” 言友嘉嗯了一声。“人也好看。手指特别好看……总之特别好看。”言友嘉点头。红灯过了,他缓缓发动车子。鲜红和亮黄的灯光里,言一鹤的絮絮叨叨不断传入言友嘉耳朵里。“嗯,是个有意思的人。比较博学,当我们老师也不是只教书。我那时候和你一样不喜欢读书,读书,读个屁,修仙,修个鬼,我活五十年心满意足。我觉得他有意思,就总找他探讨... 2018-07-23 2
“我以为我是恨妈姆的。”liz平静地回答。“等我离开了那里,跳进一个个裂缝,再也回不去了,只能通过岁之迢的通讯器得知她的近况,结婚,生子,得病,痊愈,死亡……而我始终保鲜在二十九岁。等到那个时候,我晚上惊醒时,我才发觉我想念她。恶毒变成关切,冷淡变成保护,当我开始理解她,甚至变成她,那才是真正的痛苦。她给我了半个灵魂和一半血肉,我们的联系永远不可能斩断。”“我不懂。”秦非眨了眨眼,靠在背后。他始终仇恨岁之迢。而和被温沉月养大的陈烙不一样,他从小到大都是独居。“不懂也好。”而liz只是笑了笑。她伸出手指,温暖的指腹擦过秦非干燥的嘴唇。“我想给你读我写的书。但是没时间了。真想给你讲讲所有有意思的事... 2018-07-21 1
想扩写双萨 又想到诺尔德兰高塔那段。塔尖群星闪烁,sar给萨尔的那一眼。sarslyman从不给人披衣服,他给萨尔的是毛毯,太了解自己,所以知道每样东西该在的地方。他盖的无声,萨尔醒了看着他的时候也是无声,两个无声凝成无尽的长夜,浩瀚的天穹在半明的广野间流泄倾斜,他走出来,对门口的陈烙说,阿比盖尔,我们当知道,爱是美的。声音不带一丝杂质,如指节敲击松木时的轻响。陈烙投过他的肩膀注视萨尔在夜色下朦胧的轮廓,把热茶放在桌上,瓷盘敲击出脆冽的短音。她看出点什么,惶惶地微笑,说斯莱曼先生,你说得对,爱是美丽。但也是一触即离。 2018-07-16 1
连雨十几天,难得晴了。早上爬山,下午回来在家里躺着,董哥和老北要直播联机,于是和一票老友按时开了斗鱼,看他俩欢腾腾斗嘴。说老北和董哥有一腿儿,其实真不是空穴来风。他俩在一起打游戏,开了视频头,配合默契,这边漏了那边补上,互撞对方肩头,镜头里笑得没心没肺,镜头外我们看的快快活活,无论密友或别的,那种无间是真的让人心里舒服。更何况两个人又年轻,眉啊眼啊都带着那么点儿意气,太神采飞扬了,让我有点羡慕。然后方发现,社里还真就只有师兄一个人还是一个人了。他近来终于上线多些,罕少说话,沉默得不像个小男孩。老胡比董哥老北还小一岁,看着就有些难受。出柜,哪怕再少阻拦,在那之后,是真的难免有些郁郁。我讨厌同妻,... 2018-07-15 1
杏儿说是老师的姑娘,说到底在我们这一辈儿里是小师妹。同施施和陈冬冬一样,小师妹嘛,一圈哥哥姐姐这个抱抱那个捏捏,基本等同于玩具和妹妹的结合体。不过杏儿有一点比施施好,更比陈冬冬强了不少——她许人抱。陈冬冬这性子是随我们家人的,是我妹妹没跑,要强的死。和小爱一样身子虚,但自会走路就不要人抱,嗑青了也不哭,身子软乎乎,小脸挺得板直。施施倒是乖觉些,我和师兄都能抱,可惜也只要我和师兄抱,奶还没断之前离了师兄的手就嗷嗷地哭,嗓门脆亮,奶断了之后胡同学终于肯让我抱他家小公主,抱熟了也就乖乖,别人不行,稍碰两下,晶晶亮的眼睛里即刻蓄上一汪水儿,扁扁嘴倒是不发声,但看着就可怜,又怎么忍心让她受委屈呢。杏时不... 2018-07-14 2
我一直觉得特别性感的姑娘好像只是坐在那儿就不一样。记得高三那会儿某个下午,特别热,学校的宿舍楼下面有几家洗头店,是那种高脚的靠椅,中午一点多,路上基本没什么人,我顶着大太阳走过去,看见她坐在那里,只穿着裹胸和短裤,膝盖上搭一条毛巾,长发湿成一缕一缕,向下滴着水,长长的手臂向后延伸着,搭在脑后。她的腰腹,肩胛,膝腿的曲线整个都是那种修长流畅的。她看起来并不漂亮,小麦色的阴影下的肌肤从很有线条感的耳侧和脖颈一直顺延到半敞的胸部。她的眼睛是那种上挑的,有路人看过来,就招得她随意的一眼。那种感觉,那个人,真就像所有情窦初开的年轻人梦里最微妙的启蒙。颇具日常气息,且性感的很坦荡,并不做给谁看,不令人想歪... 2018-07-12 2
2018-07-11 1
“我怎么知道?可能他们这种人就是这样,故人只在梦中出现,名字只在不清醒时呼喊,快活击碎在琴键上,难过?没有难过,难过就是青春疼痛文了,这些人更适合给个长镜头,站在天台上,晚风猎猎作响,然后全剧终。最强的情感止在永不言明,最好的结局是没有结局。” ​ 2018-07-02 3
TOP

© 陈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