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酒好夜须长歌,一朝梦醒复蹉跎。
鹤楼晚矣仙人去,我负人间二百年。
【陈烙&余烬】
【燃尽岁月之火。】

秦非转过身看了一眼地下那个男人。
那个人大睁着眼睛看着他,血丝的细纹从眼球边缘渗入中心,红得可怕。
秦非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顺手从兜里摸出颗糖,塞进他摊开的手心里,门口凌冽留了个背影在那儿,正等着。
“明月不谙离恨苦。斜光到晓穿朱户。”
极嘶哑的声音。
秦非顿了不到半秒,脚步没有停。那声音咳嗽着笑了两声。
“昨夜西风凋碧树……”
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
“江碧树。”
他犹豫了两秒,最后说:“好好活着。”
身后没有声音,秦非赶上凌冽的脚步,走出门庭。
寒风烈烈,犹如鬼哭。

评论
热度 ( 1 )
TOP

© 陈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