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酒好夜须长歌,一朝梦醒复蹉跎。
鹤楼晚矣仙人去,我负人间二百年。
【陈烙&余烬】
【燃尽岁月之火。】

“那还能怎么办呢。”我说,“嗯,老余?”
余云枫靠在窗口,闻言脸上的笑容更灿烂了,他伸手捂住眼睛,一个字一个字地往外崩。
“什么样的五取蕴,不也是五取蕴吗?”
“活着就是痛苦,我习惯了。”
“滚吧。”
我撇了撇嘴。
“世界上只有不敢把痛苦这玩意儿打残的傻子,没有克服不了痛苦的人。”

评论
热度 ( 2 )
TOP

© 陈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