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酒好夜须长歌,一朝梦醒复蹉跎。
鹤楼晚矣仙人去,我负人间二百年。
【陈烙&余烬】
【燃尽岁月之火。】

董晰顿了顿,看着那本灰封皮的日记,问:“我还写过这种东西?”
“而且不少。”
她顺手翻开,正摊到一页,正中七个大字,上书“梦里相见如不见”,旁边一行斜向小字,写的歪歪扭扭毫无劲道,勉强可以辨认出“矫情神经大傻逼”。董晰一扬眉,手指点向那小字。
“我猜这是我?”
同事瞥了一眼,指着大字道:“那是你。”
“我还有这么矫情的时候?”
“……以前我也没看过。”
董晰被逗笑了,顺手又翻过一页,只扫了一眼,笑就定在了脸上。
“嗯?怎么了?”
“没事儿。”
这页仍是中间大字,字体更显隽秀,写的是“若真能说完,又何必讲完”;底下一行小字如影随形,歪歪扭扭。
像个小孩子,别扭又温柔,稚气又深情。
“不就是一句话能讲完的事儿嘛。”
字说。
“我爱你。好了,讲完了。”

评论
热度 ( 1 )
TOP

© 陈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