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酒好夜须长歌,一朝梦醒复蹉跎。
鹤楼晚矣仙人去,我负人间二百年。
【陈烙&余烬】
【燃尽岁月之火。】

今天看了至爱梵高。到四十多分钟,就已经忍不住开始小声抽抽了,抓着老谢一个劲流眼泪。
梵高传是我的入坑作,看了梵高传才一脚跳进传记大坑,但因为时间太早,已经快忘了,看到至爱梵高的时候,那些东西才一点点从脑子里回想起来。who he was,what he loved,who he miss,剧情进展到讲述他死亡那里,眼泪真应该算是夺眶而出,接着是与高更的分离,死亡之谜,直到最后,一老一少两个坐在那艘船上。
画的真好啊。
我只是没想到,原来他离我们已经有一百多年了。
“生命任何最细微的细节,对他而言都不曾渺小简陋。”
电影真好,细节大多都能对的上,有自己的创新,人物也完全写实。最后一点那个晚安是我自己常用的手法,没想到居然能和制作电影的大大们这样不谋而合。
电影看完我俩往回走,老谢问我,好看吗,我拿着一沓没用完的纸巾,抬头看了看天,又点点头。
总说我们的头顶群星闪耀,但大概我爱的人们和我眼里的星星也不一样。他们看到的也许比我的美得多得多,都是那么好的人,我总以为对当年的本命的热爱总会淡去,总以为没有凉不下来的心,但一旦看到某个熟悉的场景,那种喜欢,那种熊熊的心火,还是会顷刻从心里烧起来。
我不知道死后会不会有相见之日,我也不知道会不会有到达应许之地的那一天,我只是在这里仰望你,竟也觉得,仅仅丰碑的一角上,就能开出成千上万朵花来。

评论
热度 ( 79 )
TOP

© 陈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