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酒好夜须长歌,一朝梦醒复蹉跎。
鹤楼晚矣仙人去,我负人间二百年。
【陈烙&余烬】
【燃尽岁月之火。】

关于一位科学家

我坐在他手旁的地板上,大腿和小腿挨着地板的地方都是冰冷的。腿已经麻了,站起来不太得力,但我还是站起来了。
窗户开着,他的头发白而稀疏。
我不知道该笑他发量又变少还是心酸他老了,就只好毫无意义地笑笑,用手指轻轻刮过他的头皮,一下,两下。
他短促地从喉咙里咕哝出一声笑一样的回答,我站在那儿,有些无措。
秋凉如水。
我说:“您的头发又长长了。”

评论
热度 ( 2 )
TOP

© 陈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