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酒好夜须长歌,一朝梦醒复蹉跎。
鹤楼晚矣仙人去,我负人间二百年。
【陈烙&余烬】
【燃尽岁月之火。】

尼尔斯感到自己在微笑。
黯淡的月光下,玛格丽特显得非常美丽,非常优雅,她的手紧紧拉着尼尔斯的,指尖有些冷,但手心很热。
“你在想什么?”
她问。
“什么都没想。”
尼尔斯和声和气地回答,他的声音在雪地不太容易辨识,不过玛格丽特轻松地听明白了他想说什么。她转过来,凝视着爱人的眼睛。
小屋离他们不远,暖和的白炽灯亮着,玛格丽特的脸像这灯光里的一个剪影,但她的轮廓仍然让尼尔斯感到熟悉和喜爱,他听到两个孩子的妈妈冲他说:“你看上去有点傻。”
他茫然地问:“真的吗?”
“有一点——”她笑了起来,“只是一点。”
他们凑的更近了,玛格丽特的呼吸裹挟着水汽掠过他被寒风吹冷的脸颊,她抬着头,在尼尔斯的脸上仔仔细细地一寸一寸搜寻。那专注的目光温柔又可爱。
尼尔斯对上了她的眼睛。
“你看到了什么?”
玛格丽特只是笑,挽住了他的手臂,将他拽向小屋的方向,他们在外面呆的太久了,这样寒冷的天气里,雪地不是个适合久待的地方。
“我看见了星星。”
尼尔斯握紧了她的右手。

“我也是。”
        
几十分钟后的尼尔斯:“玛格丽特——玛格丽特——我们不是出去找雪橇的吗?玛格丽特?”
正在给孩子的膝盖涂药的玛格丽特:“……知道了,别吵,他们睡着了。”

评论
热度 ( 9 )
TOP

© 陈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