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酒好夜须长歌,一朝梦醒复蹉跎。
鹤楼晚矣仙人去,我负人间二百年。
【陈烙&余烬】
【燃尽岁月之火。】

想尝试一下cp外第三视角,又觉得“我”为人称非常容易带入个人感情;想重试戛然而止的文风,但不知道会不会被接受;每次洗白某人物时担心吹度过高;最容易驾驭的书信体也最容易写得千篇一律,同时自我怀疑,到底是在写cp还是在借cp写梗。
愁得掉发。 ​

评论 ( 3 )
热度 ( 1 )
TOP

© 陈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