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酒好夜须长歌,一朝梦醒复蹉跎。
鹤楼晚矣仙人去,我负人间二百年。
【陈烙&余烬】
【燃尽岁月之火。】

海瑟来时秦非正在石板上画一副画。画风过分可爱的高山,热气球,以及火柴人。
少女静静地站在旁边看了一会,指着代表热气球的一团,问:“这是什么?”
“一种载具。”
秦非回答,用手掌抹去了那些痕迹。
“可升空,可载人,可远渡重洋。”
“可直达七十二神宫?”
“天顶没有七十二神宫。”
“这是不敬之辞。”
“七十二神宫皆在你心里,海瑟。”
他说。
“死后可抵,生时不能至。生人不想死后之事,读书去吧。”
“海之对岸是什么?”
“另一个人国。”
“天顶没有神宫,那有什么?”
“另一重天顶。”
“我死后能抵达神宫吗?”
“也许。”
“我能带勇士一起吗?”
“如果它没有先于你离去。”
“我能带上你吗?”
秦非停下了动作。海瑟的声音听起来似乎只有好奇的意味,她接着问:“我能再次见到你吗?”
他没有立即回答,抬手在石板上写了一排深浅不一的符号。
hysher。
读hy的字符意思是“他的”,而sher是王后的名字,名贵的宝石。
hysher连起来,意为“他的珍宝”。
“我不知道。”秦非回答。
而海瑟只是看着他,像近来的每一次一样。她既不愤怒,也不悲伤。
只是像看着一株石榴树一样。
一株枯死的石榴树,一株永远不会开花的石榴树。
“我也不知道。”
她说。

“可我真希望我能。”

评论
热度 ( 1 )
TOP

© 陈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