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酒好夜须长歌,一朝梦醒复蹉跎。
鹤楼晚矣仙人去,我负人间二百年。
【陈烙&余烬】
【燃尽岁月之火。】

【2】

5.
江陈是个哈利波特,奈何他要面对的不是伏地魔;他要拯救的也不是魔法界,而是这一大群被虫洞串起来的世界。也就是说,这上万个平行世界都维持着微妙的平衡,如果江陈死了,一切就都打破了。
老江给我解释那一大串毫无逻辑的原理的时候我一直在打瞌睡,我清楚地记得,那天的前一天,岁之迢——我那个倒霉爹拉我下了半晚上的棋,直接导致我第二天从床上起来的时候感觉自己缺了个肾。江陈瞥我那一眼大概是想骂我的,可能是我太帅了他下不去口,于是就只是停下了讲故事环节,拖死狗一样把我往床上拖。
被提着领子的时候我垂死挣扎,愤愤不平地问他是不是对所有平行空间的自己都这样。江陈的身体状况我是很清楚的,他两手一卡就把我架起来扔床上的同时,我也从侧面使了个暗劲把他扯了下来。
我俩气喘吁吁地打了十分钟的架以后,江陈摊在床上问我:“你为什么这么给?”
我讽刺道:“给才会觉得自己给。”
江陈呛着一样笑了一声:“陈江,我发现你是我认识的自己里最特别的一个。”
“哪里特别?”
“特别傻`逼。”
“……命运的破轮子是不是当年选定你的时候还顺便压过了你的脑子?”
“巧了,我也怀疑你细胞分化的时候是不是忘了大脑发育。”
我没忍住笑了。江陈以拳抵唇,也是一副忍俊不禁的表情。
他的睫毛可能稍微比我长一点,眼角那道细小的疤痕倒是完全一样。他的眼睛也是浅褐色的,镶着一圈黑色的边,我喜欢这双眼睛,它让我想到琥珀。他有点营养不良,嘴唇看上去更白,他很好看,无论出于自恋的角度,还是认真审视的角度。
陈江。
江陈。
我默念了一次这两个名字,感觉有种几乎可以说的上是温柔的感情,像流过手背的水一样流过我的喉咙,通过血液,直达心脏。
我转头敲敲江陈,他已经有点犯困了,问:“怎么?”
“我觉得自己好像有点给。”
6.
我和老岁面对面谈人生。
“总之,事情就是这样,爱上一个不回家的人……呸,我感觉我有点喜欢他。”
岁之迢呷了一口金骏眉,表情非常慈爱,就是不说话。
幸好我已经练成了没人回应也能继续说下去的技能,继续试图说服他:“你看,我以前是不是标准特别高,又要和我一样好看又要会做饭,三观还要正人还不能古板要有意思,这人都满足了——”
我嬉皮笑脸往他面前一凑,岁之迢不着痕迹地往后挪了半厘米。
“四儿啊。”
他说。
“这样,你陪我去个地方。”
他带我去了市区最高的楼顶。冷风吹的能把人头冻掉,岁之迢套了件毛衣,指着万家灯火给我看。
“如果你好好地活着,让他安安生生地死,世界就会还是这样。如果你非要惹出点事来……”
他抬起手,一片片灯光顺着他手指的地方熄灭。
“就会变成这样。”
“管他去死。”
岁之迢拿出手机,给我看视频。是个很漂亮的女人,颇有流金时代的美艳气质,在名画前驻足。场景再转换,一个眼睛很大的婴儿抓着母亲的手指吮`吸。再次调换,是个老人,缄默着凝望远处的群山。最后是我们家的老大,那个出去打拼不知所踪的老大,闭着眼躺在生命维持仪器里。
我知道他想让我看什么。
岁之迢说:“你不能放他去这样死,你也不会放他们就这样死。”
“所以呢?”
我问。
“如果你非要喜欢他,不要阻拦他。如果你非要和他谈恋爱,记得不要和他上床。”
7.
“我问你,如果A告诉你,如果你和B谈恋爱,那记得不要和B上床,那A到底想说什么?”
“处男情结吧。”
“……你都不是处男你觉得我会是吗?”
“前面不是处,”江陈意味深长地笑了笑,“后面是啊。”
“你后面难道不是?”
“不仅后面是,前面也是。”
我觉得我老了。
我不能理解现在的年轻人在想什么了。
这有什么可可得意的吗?
我可能真的老了。
8.
江陈其实比我小。他的时间线比我要延后一年,虽然大多数时候都是他看上去比我成熟,但实质上还是个小年轻。不过既然本人青春年少,多一年少一年其实没多大区别,更多的是由于生活背景而形成的代沟。
我从来没有那种危机感,都是该活活该死死,浑水摸鱼死缠烂打,江陈却像有什么赶着他一样,每一天都在疯狂丰富自己的知识面,他逼着自己锻炼身体健康饮食学新东西,因为故事里他就是以这样一个状态在那个特定的时间地点死去,丝毫差异都不能有。
我开始是觉得很纳闷的,后来我问了。差不多是半年前,三月的时候,天气不错,乍暖还寒。我听他讲到以前有个挺漂亮的小姑娘,人很坚定,非常勇敢且漂亮。他谈到有一年的狂欢节,她像一只白鸟,穿过拥挤的人群,在和他擦肩而过时,拽着他刚学会打的领带给了他一个吻。
我第一反应是去想那个场景,觉得要是我也能遇见一次这样的女孩洒家这辈子就值了,后来想到江陈,又忍不住苦笑。
那句话是怎么说的?
她至少道出梦中青涩的爱恋,而我只能缄默回味惊鸿一瞥。
差不多就是这感觉了。
然后我收起那点见不得光的小心思,问:“这世界这么大,为什么偏偏是你?”
江陈反问:“为什么不能是我?”
因为老子喜欢你。
我脸上一点都没显,只得意洋洋冲他抬了抬眉毛。
“好姑娘当然要配我这种有内涵会疼人的帅哥。顺便问一句,为什么你这么倒霉,非得是你死?”
一个好学生,一个可靠的助手,一个所有人眼中都很有魅力的人,为什么非得是他,最后要有这个结局?
“我就是为它而活的。”
江陈笑笑。
“我本来已经在车祸里死了,他们不计代价把我救回来,为的就是让我死在该死的地方。”
真扯。
“你可以逃。”
“我为什么要逃?”
我气乐了。
“活着这么好,你干嘛非得等死?”
江陈沉默了一会,最终,他只是说:
“因为你没看到那些。陈江。如果你有一天看到了,你就会觉得,为了那些的存在,为了另一些不要来临,这个人就非得是我,非得我死。”
9.
这是第几页了来着?
今天走在路上,我瞥向马路对面的大玻璃橱窗,影影绰绰像是江陈,我以为他来了,他还好好地活着,我走过去一看,发现那是面很大的镜子。
那是我。
彻夜孤独。
难道白天不孤独吗?
放他奶奶的狗屁,白天比夜里还要孤独。

评论
热度 ( 1 )
TOP

© 陈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