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酒好夜须长歌,一朝梦醒复蹉跎。
鹤楼晚矣仙人去,我负人间二百年。
【陈烙&余烬】
【燃尽岁月之火。】

你与龙与玫瑰与生命线

似乎没那么沙雕又也许更沙雕的下
@白月半想去黑洞🌦️🌠

被卡在山洞里的家伙自称是一位巨龙。
你经过深思熟虑,决定告诉他你的身份:一位公主。
名叫Taylor的巨龙:哈哈哈哈哈哈伙计别开玩笑了哈哈哈哈
你撸起袖子准备打掉他的狗头。
你:我真的是公主。
Taylor:我们还是想办法把我自己救出来吧。天啊,我快饿死了。
你:你身为一头巨龙到底是怎么把自己卡进去的啊!!!
Taylor用占满三个屏幕的话详细描述了一下他是怎么从巨龙之国偷渡到沙雕国看上一个巨型宇航员头盔再带着这个大号头盔从沙雕国飞到你们沙币国的格林山脉然后低血糖一头撞进山洞脚被卡在外面的。
你问:头盔是不是还在你爪子上?
Taylor理直气壮地确认了。
你按住了额头,劝他放下试试。
十分钟后Taylor可怜巴巴地告诉你他的爪子已经充血到拔不出来了。
你正头疼,智能机恰巧发来新闻,第一条就有关于巨龙和王子,标题是这样的:
《震惊!百分之九十九的人不知道的巨龙与王子的日日夜夜!》
你心说妈的智障这什么玩意儿,点开一看,经最新调查,王子是被装进大号头盔里带走的。
先不说王子是怎么进去的,这个描述很可疑。名侦探魔♂男的灵魂此刻立即给了你力量,促使你返回你和巨龙的生命线界面去看刚刚完全没看的三页废话。
头盔,沙雕国,格林山脉。
你心中一动,感觉事情并不简单,于是打开了输入页面。
“给我闭嘴。”你说,“我们国才不叫沙币,我们国叫撒币。这是没钱的傻逼和有钱傻逼的本质性区别。”
回答你的是一行[Taylor正在拔爪子]的提示框。
小混蛋。
你暗骂了一句,雄赳赳气昂昂地走进山脉,决定放弃摸鱼生涯,去解救那只傻了吧唧但是居然还蛮可爱的巨龙Taylor。
顺便救一下王子。

“旅人啊,千万注意;
拯救是布满荆棘的苦难之旅;
它只钟爱那坚韧不屈之人;
不要被远处的美景迷花了眼;
淌涎的凶兽正守在暗影间。”
看着躺倒一地陷入昏迷鼻青脸肿的凶兽,你的内心毫无波动,甚至唱起了歌。
下面请选择为这位选手打call,或者被这位选手打死。
凶兽纷纷表示十分感动,甚至哭出了声。
这他妈还是公主吗,我们对公主的理解是不是有一丝偏差,公主不是应该有着可爱的脸柔弱的身体等着别人拯救还会和小动物说话吗。
公主和善微笑,越过了流淌着岩浆的桥。

巨龙卡在洞穴入口。
弱小可怜又无助,伸着前爪以你们国家每次杀鸡的那种姿势动弹不得,爪子里握着娇小玲珑的手机,难为他居然还能顺畅打字。
巨龙委屈地说:“我是语音输入。”
巨龙:“你知道吗,我曾经想做个宇航员,但我们的飞船在中途遭到了格林病毒的入侵,我永远都只是士官生了。”
“这里没有陨石坑,也没有环形山,我想回铬绿号……”
巨龙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忧虑。他的眼睛是蓝色的,像你爹皇冠上那颗叫伊里斯的宝石一样明亮。
你摇了摇头,试图回归正题:“王子呢?”
巨龙:“我就是王子。”
他摇摇晃晃地用后爪行了个礼:“巨龙之国王子,士官生Taylor,向您报道。”
“巨龙之国?”
“只有我和船长幸存,船长失联。”
所以沙雕国的王子到底在哪儿?
头盔里的白猫不甘示弱地叫了一声:
“喵。”
沙雕国花半个国库寻找的白发异瞳杰克苏设定的小王子——
你们沙雕国怎么回事啊干脆改名猫奴国算了啊喂!

把猫送回去的你和头上卡着一块巨大岩石的龙收到了你的国家热烈的欢迎。
你用拿着switch的手一挥,拍板让王国的工匠处理这件事。
七天六夜之后,金发的年轻人站在了你面前。
你一边心说真他妈可爱想日,一边和善地问:“今后有什么安排吗?”
Taylor告诉你,想去寻找铬绿号。
你一边骂着妈的智障,一边收拾收拾行装准备跟小帅龙跑路。
带着你们彻底忘记还回去的猫。
你爹一脸抑郁地看着你。
“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
他说。
你呸了一声,把裙子撕成不规则长袖上衣,套了条长裤继续离家出走。
Taylor是个主角命。
你大概也是。
你俩遇到了各种各样的艰难困苦,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好在你一记直拳打遍天下无敌手Taylor巨乖说啥都听,所以本来是地狱模式的剧本硬生生让你们完成了新手引导关。
掉进黑洞都全须全尾地爬了出来。
巨龙终于从可爱的小男孩变成了可爱的大男孩,你的ps5也终于寄到了你手里。
飞船途经格林山脉时,Taylor摘下了那个沙雕头盔,用他在你头盔摄像头下显得有些灰蓝的眼睛傻乎乎地看着你。
多么年轻,多么明亮,多么可爱,像太阳一样。
你看到有一根蓝色的线透过他的宇航服领口闪闪发亮,从衣服下一直蔓延到你和他交握的手指,通入你的心脏。
“那是什么?”
你问。
你的小王子微笑了起来。
糟糕的公主,可爱的恶龙,她所爱的小王子,是一朵小玫瑰开在她心上。
他快活又轻声地回答,像生怕惊扰了什么美梦。
“lifeline。”
生命线。

他与你的生命线。

评论 ( 16 )
热度 ( 22 )
TOP

© 陈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