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酒好夜须长歌,一朝梦醒复蹉跎。
鹤楼晚矣仙人去,我负人间二百年。
【陈烙&余烬】
【燃尽岁月之火。】

四(1)

偶得共事

秦非认识Elise。在上个周目,他不是查理曼,是她的服装设计师哈维。他对Elise的印象很深,鉴于Elise在他的目标人物里是少有的不那么恋爱脑的一个。她所求的是更高的境界,爱情只是她的无数故事之一。
现在,他只能看着面前的女性,试图从她的眼睛里找出科研所日历封面上calender girl的余影。
太好找了。
Elise是Elizabeth的祖母,她们有着一样独特的幼豹一样的眼睛,灰蓝虹膜上对称的色斑从视觉上来说正是大猫狭长的瞳孔。更何况她们的颧骨形状和眉骨形状也格外相似。
女星抬起漂亮的眼睛,微笑着伸出手。
“Elise Gardner。”她说,“很高兴认识你。”
秦非略有些不自在地向她点头。
当他发现Elise的灵魂被抽离了身体,就不得不放弃本来想救的男孩简鸥,同时吩咐凌冽替他联系另一位可以替代Elise的人。他只是没想到他的刀能交际面广到拉来这位——昵称是日历女孩的修正员。她本人可没有她的昵称听起来那么无能,相反,她优秀的情感把控和心理承受能力远高秦非,普通女孩儿可做不到让她自己和院长的合影年年成为整个凉迟科技研究所的官方日历封面。
“Elisabeth Gardner Huntington 。叫我liz。”
在他出神时,她突然凑近他在男性耳边低语,涂着丝绒般的口红的嘴唇擦过秦非的耳垂。
“查理曼是花花公子。别演错了,它会识破并想办法消灭你。”她用低柔的语气提醒。随后一边抬高声音,一边冲他眨了眨眼。
“很高兴认识你,查理。”
秦非面上平静自然实则内心非常震惊地看着她。
“别像个毛头小伙子一样看她。”凌冽冷静地提示,虽然语气颇为嘲讽,“你ooc了。”
“所以我讨厌魂穿。”
他在心里嘟囔着绕过一堆布景用的铁桶,靠在远处自己的卡车上点燃了一根雪茄。
日历女孩坐在化妆椅上,身旁是原木风格的化妆镜。一个化妆师替她在脸颊上扫上红晕,摄影师则走来亲自替她调整姿势。
被雪茄呛得头疼的秦非看了她一眼,日历女孩半抬着眉毛予以反击般的回视。随着liz的动作,女性的红唇中露出一点艳色的舌尖和雪白的齿列,脸颊是玫瑰般的颜色。
【恭喜你已经迈向了品味男性的第一步。】
凌冽虚假地恭维道。
秦非在心里痛骂凌冽最近的不正常(倒是更像个人了),同时抽出一部分注意力问:【什么划分标准?】
【普通男性看身材和脸,品味男性注意细节,顶级男性关注气质和共同话题。】
【我不习惯对着女性品头论足。】
秦非精简地反驳他。
系统沉默了一会。当秦非百无聊赖地转过头开始和liz进行视线交流时,他突然听到凌冽说:【抱歉。】
【嗯?】
他反问。
【我没有意识到那是不公平的。对她们来说。】系统声音平静地解释道,【这是不公平的。】
【我不知道。】
秦非在心里耸肩,走向摄像的方向。
这是1952年,炎热的夏天。当时已名声大噪的Liz,即Elise.Gardner应邀出演《第五大洲》,男主角是初露锋芒的查理曼——著名的花花公子,也是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
liz把手搭在他的腰上,他的唇齿凑近liz的鼻尖。秦非的手指能碰到她亚麻色的宽松长裤里的那支笔,在扇叶形成的强风向liz吹拂而来时。
她的眼睛那么敏锐,聪慧,洞悉一切。
【但至少她比一张脸的意义多得多。】
当快门声响起时,他在心里回答。

秦非花了很长时间习惯自己的新人设。Liz不但没有帮助他还致力于给他捣乱。这位日历女孩似乎和他一见如故,即使他们之间真正的交流只有每天晚上的几张纸条。不过说实在的,liz的确让他的技巧得到了很大提高。
因为她实在是太能搞事了。
在完全不ooc的情况下她居然能每天说几十句让他答不上来的话,秦非不得不从和系统疯狂分析查理曼本尊的可能反应进化到靠他自己也能应对的八九不离十的程度。
就像现在。
第五大洲在这个取景地的拍摄进程已经进行到末尾。Liz的头发也长长了不少。她的黑色细卷短发在开蒸汽飞机时真是酷毙了,不过半长的头发也独有韵味。
秦非在等待着被化妆。
说是化妆,其实这个时代男性的脸上操作并没有多少。按历史设定,他们已经确定关系了,于是进入片场的liz就毫不客气地坐进了他的怀里,冲他得意洋洋地眨眨眼。
“想我了吗?”
她甜蜜又威胁地看着秦非,手已经搭上了他的双肩。秦非听天由命地看着日历女孩的脸越来越近,觉得下一秒她就要亲上来了,再一次的。
他的臂环白光闪烁,细长漆黑的刀尖浮出了主体,威胁性地对着她。
【……】
秦非无声质问系统的突然行凶。
【保护宿主的安全。】
凌冽振振有词。
在他们的小交流结束前,liz已经吹了声口哨,面不改色地跳下他的膝盖,甚至还抬手挥了挥,像是驱赶什么小动物一样。
秦非注意到她又换了一种颜色的指甲油。
“快点。”她说,“要开始了。”
秦非好笑地摇头,并没有注意到他的表情比之前有人气儿的多。他掀起眼皮,看到陈烙和江筠来挂在房顶。
陈烙倒挂,江筠来正坐。
他更好笑了,站在脚凳上把女孩的头推上去,陈烙比上次见更瘦了,腰力足够她轻松地把自己荡回去。
女孩含着块糖,面色古怪地打量他手上的臂环。秦非和凌冽都没有反应,从容自在的站在那里任她看来看去。
“凌冽。”
她最终呼出了系统的名字。
“你这他妈真不是嫉妒liz能坐老秦腿上吗?”
【不是。】
凌冽语气生硬地回答。陈烙得寸进尺。
“我觉得就是。”她摸了摸下巴,“书上讲了,你这种占有欲死强的类型最喜欢暗搓搓泛酸然后使坏。”
凌冽不置可否。秦非摇了摇头,也觉得小姑娘脑袋里装的东西实在是稀奇古怪。陈烙抬起一边眉毛,正要说什么,却一秒又收回了表情。
“有人来了。”
凌冽说。这声音就像是响在他耳边的。
秦非没那么自在地动了动耳朵,却感到自己的耳尖被什么东西揪住了。
他深吸了一口气,听见门帘被掀起的声音,随后是一个颇为柔和的女性的声音。
“……hello?”
“我是查理的专用化妆师。”
秦非听见比她更柔和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他抬起头,从镜中看到了一位……
女版凌冽。
或者说女版自己。
“她”的眉形更加细长,少了一部分锋利的棱角,脸颊的弧度变得更圆润(秦非惊讶地发现那居然有些可爱),皮肤的质感也变得更加细腻。“她”站在自己身后,看不出身高,檀一样漆黑的长发从形状有些锋利的肩头垂下来,修剪整齐的指甲捏着自己的右耳耳尖,那里居然还可耻地红了。
他的眉头抽动了一下,没再说什么,算是默认了凌冽给他自己安排的新身份。随着凌冽的移动,他惊讶地发现女装大佬甚至还穿了一条典雅的墨绿长裙。“她”看起来不像化妆师,倒像查理曼的哪一任女朋友。
更糟的是,导演的声音也在背后犹豫不决地问:“……查理?”
秦非的右眼皮狠狠地跳动了起来。

评论
热度 ( 1 )
TOP

© 陈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