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酒好夜须长歌,一朝梦醒复蹉跎。
鹤楼晚矣仙人去,我负人间二百年。
【陈烙&余烬】
【燃尽岁月之火。】

胡施说我夜里胃疼,大概是人傻,翻了两次,茫茫然又爬起来蹲了一会儿,她问我怎么回事儿,我傻不拉几地哼哼两声,说胃疼。
于是翻箱倒柜给我找药,晚上一宿没睡好。
我白天起来听她说这事儿就有些臊的慌,小女孩儿家的总不能让她总看顾着我。胡施一晚没怎么睡,白天又没有午睡的习气,今天于是早早上了床,我还趴着平板看电视,她已经龟进被窝里,留下眼睛鼻尖儿和发顶。
真可爱。
心都化了。

评论
热度 ( 1 )
TOP

© 陈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