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酒好夜须长歌,一朝梦醒复蹉跎。
鹤楼晚矣仙人去,我负人间二百年。
【陈烙&余烬】
【燃尽岁月之火。】

“我怎么知道?可能他们这种人就是这样,故人只在梦中出现,名字只在不清醒时呼喊,快活击碎在琴键上,难过?没有难过,难过就是青春疼痛文了,这些人更适合给个长镜头,站在天台上,晚风猎猎作响,然后全剧终。最强的情感止在永不言明,最好的结局是没有结局。” ​

评论
热度 ( 3 )
TOP

© 陈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