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酒好夜须长歌,一朝梦醒复蹉跎。
鹤楼晚矣仙人去,我负人间二百年。
【陈烙&余烬】
【燃尽岁月之火。】

我一直觉得特别性感的姑娘好像只是坐在那儿就不一样。
记得高三那会儿某个下午,特别热,学校的宿舍楼下面有几家洗头店,是那种高脚的靠椅,中午一点多,路上基本没什么人,我顶着大太阳走过去,看见她坐在那里,只穿着裹胸和短裤,膝盖上搭一条毛巾,长发湿成一缕一缕,向下滴着水,长长的手臂向后延伸着,搭在脑后。她的腰腹,肩胛,膝腿的曲线整个都是那种修长流畅的。她看起来并不漂亮,小麦色的阴影下的肌肤从很有线条感的耳侧和脖颈一直顺延到半敞的胸部。她的眼睛是那种上挑的,有路人看过来,就招得她随意的一眼。
那种感觉,那个人,真就像所有情窦初开的年轻人梦里最微妙的启蒙。颇具日常气息,且性感的很坦荡,并不做给谁看,不令人想歪,却也很容易产生旖念。在这炎炎夏日里,大片肌肤裸露在外的,头发长长的女人。

评论
热度 ( 2 )
TOP

© 陈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