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酒好夜须长歌,一朝梦醒复蹉跎。
鹤楼晚矣仙人去,我负人间二百年。
【陈烙&余烬】
【燃尽岁月之火。】

今天过来隔壁在放city of star。
小杏时窝在店里头打招呼,我站着看她,小姑娘开始低头写板子,后头有辆自行车叮铃铃拖着一串儿铃声开过来,骑车老头是楼下的大爷,笑眯眯地说:“高考生啊,好着呢!”
杏儿举了板子,黑板上四个大字,歪七扭八不成样子,我一看,乐了。
高烤加油。
就和她讲:“行,得令,您要不再来把孜然?”
小姑奶奶比了个心,盈盈地冲我一望。
倒了,倒了,今天这点儿软软侬侬柔了吧叽的气儿,够我回味一辈子了。

评论
热度 ( 2 )
TOP

© 陈烙。 | Powered by LOFTER